位置:书百阁 > 历史军事小说 > 打搅南宋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七章 鼓楼杀人事件

第四十七章 鼓楼杀人事件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3 18:00:42
    二月底一早,地面积雪一片,空中白色雾气积得很厚,整座临安帝都笼罩在白色的肃杀之中。

    赵诵一大早就起来,李怀恩也起来了,二人正从城南别院出来。

    刚出去没多久,快到鼓楼附近大街口子前头,忽然一老汉急匆匆地从前方鼓楼旁的巷子中跑了过来。

    老汉边跑边撕扯着嗓子喊着:“死......人了......死人了......”

    此时天色尚早,鼓楼这边经过的人不多。

    老汉快速跑着,一个不小心踩在积雪上,差点滑倒,赵诵立即跑过去,扶着那老汉。

    老汉抬起头,看见面前的是一青年男子,感激道:“多谢小官人。”

    “老先生,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老汉上气不接下气,看着赵诵回道:“我刚经过那里,那边死了人,我要去报官。”老汉说完,朝临安府衙而去。

    赵诵听到老汉说的,立即和李怀恩二人去了小巷子内。

    那条巷子很窄,很清净,又因为还是一早,积雪尚未扫除。

    赵诵与李怀恩便见到一具尸体仰面躺着,尸体的脖子上被剑切开一道口子,那些血液就顺着这道口子流了出来。

    地上一滩鲜血,因为天气寒冷,边缘位置已经冻成了冰渣子,但看着血液,很是新鲜,像是刚死不久。

    赵诵再观察,死者年纪四十上下的样子,上身裸露,不见衣服。

    手中还握着一把刀。

    死者是个左撇子,虎口处有老茧。

    是个武人。

    赵诵与李怀恩相视一看,心知肚明。

    这是什么死法,还是因为死者刚起床,听见刺客就在门口么?

    再往下看,死者肚子圆鼓鼓的,平时应该吃的不错,下身穿了一条绸缎裤子。

    看这样式,应是家境殷实之人。

    只是不知为何死在此处?

    横死小巷。

    死者又是谁?

    ......

    李怀恩道:“少主,我们走吧,死人没什么好看的,再迟的话,枢密院那些人可要拿少主开罪了。”

    赵诵点点头,直起身子。

    就在这时,忽然小巷深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赵诵只见有一个人影急匆匆地跑向另外一处。

    李怀恩很是警觉,发现了那人,直接就追了出去。

    赵诵也追了上去。

    很快赵诵与李怀恩发现地上有一滩血液。

    顺着那道鲜血,很快就找到一人。

    那人穿着夜行衣,脸上蒙着,正捂着手臂上的伤口蜷缩在墙角。

    看到赵诵与李怀恩,立即艰难地靠着墙壁起来了,手上拿着一把长剑。

    李怀恩正要下手。

    赵诵立马制止了他。

    因为他发现这是个女子。

    那蒙面女子一个踉跄就晕了过去。

    “快去附近找一辆马车。”

    李怀恩立即就去了。

    不多时,却找了一辆驴车。

    赵诵直接将女子抱到驴车里,然后吩咐李怀恩去找胡太医。

    赵诵则往回走,正打算去枢密院报道。

    忽然看到仵作与一班衙役,在老汉的领头下,衣服没穿整齐就赶了过来。

    看见巷子里躺着一具尸体,仵作立即上去了。

    赵诵见人都来了,正打算离开。

    “站住。”领头的官差道。

    赵诵转过头,“还有事么?”

    那官差脾气有些急躁,“死者身份尚未确认,你不可以走!”

    赵诵怒道:“我不是犯人,为什么要留在这里,这位老先生可以作证。”

    官差坚持道:“即便是这位老先生作证,也不行,不管怎么样,先去府衙一趟,等验尸后再说。”

    “也好。”赵诵见那个官差坚持己见,想着这应该也算他的职责范围,所以就一同前往临安府衙,也去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赵诵在古代还是第一次去临安府衙这等机构。

    临安府衙位于清波门附近,位于城南,紧挨皇城。

    赵诵交待了姓名,籍贯之后。

    官差听赵诵是枢密院编修官,肃然起敬,一改之前的粗暴脾气。

    赵诵也没有怪罪,他虽是枢密院编修官,却走了贾似道的后门,而且只是个闲职,只是今日要去枢密院报道,晚了时间,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算了,贾似道应该不会怪罪他。

    再说贾似道是枢密院长官。

    一旁的老汉听赵诵是枢密院编修官,颤巍巍地道:“官人......小的有眼无珠,还请官人不要怪罪。”

    赵诵问那老汉,“老先生,这官差办事需要多少时辰?”

    老汉吓了一跳,“官人莫要开玩笑,老先生这三个字当不得呀。”

    “哈哈,我也没有官架子。”

    老汉一听,神情略是松了松,道:“官人......应该很快吧......只是来做个口供而已。”

    “唔。”

    ......

    时间差不多快正午了。

    赵诵觉得这时间真够长的,那老汉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仵作出来了。

    赵诵上前问了那仵作,“死者是谁?”

    仵作方才已从那官差口中得知赵诵的身份,便道:“是丁相公家的一个远方亲戚。”

    赵诵一听,没想到结果会这么意外,居然和丁大全有关。

    不过好在那个女子已经被他救走了。

    也不知道那女子和这丁大全的亲戚有什么仇恨。

    “找到人了么?”

    “还没有,死者是九江制置使袁�d手下的人,名叫丁盛,前段时间刚回京都,今日就横死街头,想必与渔湖土豪有关,那些渔湖土豪刚投了蒙古人。”

    “渔湖土豪?”

    “现在还是猜测,还得去九江找证人。”

    “事情有些棘手。”

    赵诵也就没有继续多问,按照这么说的话,那女子应该是个蒙古人,他决定还是等那个女子醒了之后再说吧。

    赵诵刚出府衙,见一老头穿着文官官服急匆匆跑来了,身旁还有一班仆从。

    回头一看,只见那老头脸上有块青痣,面色哀切地往府衙里跑。

    这人应该就是丁青皮。

    走了没多远,马天骥也来了。

    马天骥见到赵诵也来了府衙,忙道:“小兄弟怎么也来这了?”

    赵诵见马天骥没有露出责怪或者惊讶的表情,想着他入枢密院应该也不会有很多人关心。

    “马大人,明朗早上在鼓楼这边遇到一桩案子,巷口发现死了人,就被官差传唤来了此处,做个见证,一直到现在弄清楚了才让走。”

    “原来是这样。”

    “方才那人是丁相公么?”

    “对,那人叫丁盛,据说还是皇城司的一员。”

    “皇城司,什么人敢杀皇城司的人?”赵诵有些惊讶,从马天骥得知了更多的消息。

    “应该是鞑子,想必是鞑子派了人来杀了那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