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书百阁 > 科幻灵异小说 > 石影诡事最新章节 > 又一次尾声

又一次尾声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3 18:00:42
    黄昏时分,我们回到了谷口,远远就看见二叔孤零零的坐在石头上,走近了才发现他全身上下都是被火燎的痕迹,头发都烧卷了,好在人没什么事。

    见到我们都平安回来,二叔那被火熏得漆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见了面,父女俩难得唏嘘一阵,倒是冷落了我这个亲侄儿,爷爷提醒森林里晚上不安全,让我们先离开这里。

    进入石谷,爷爷带着楚河先走一步,他需要回去利用楚家二长老的身份将楚家这次的失败进一步发酵,到时候楚家有些人的心免不了惶惶不安,分裂在所难免,而且还得救出楚天明,所以带上楚河也多一分力量。

    而我们剩下的人则需要在原地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出发离开。

    入夜,温度渐低,我们升起了篝火,本来我还再害怕火光被楚家人察觉,但是老爸却淡淡的说了一句,他们出不来了。

    当老爸说完这句话没过多久,半山腰上突然出来一阵火光,紧接着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我惊讶的看向老爸,他却冲我摇摇头,示意我不要再问。

    看着山上不停掉落的山石,我心里涌出一阵陌生感,似乎眼前的人并不是我老爸,而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陌生人,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和楚家人又有何区别。

    二叔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有些事情我们必须去做,不然会有更多的人因此遭受磨难,不论如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及你的后代,我们针对的只有楚家,这也是我们的底线。”

    二叔越说声音越低,我转头看了看,发现他正盯着篝火发呆,火光跳动在他那双无神的双眼里,终究是带起一丝神采。

    唐楚两家的恩恩怨怨持续了数千年,相比于楚家如今的人丁兴旺,唐家则是不知没落了多少倍,想必在这数千年中,有许多反抗楚家的唐家人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现在收回得这点利息和数千年累下得债相比,倒也想得有些微不足道。

    月上树梢,我问了问老爸他们接下来的打算,不出所料,他们仍是让我离开国内,楚家的分裂虽然竟在眼前,不过仍需一段时间,他们怕楚家临死反扑,所以需要保证我的安全,说得不好听,就算是楚家不顾一切和唐家同归于尽,也能留下我这个唐家的火种。

    这次我没有任何的反对,其实就算他们不提起,我可能也会离开国内,打打杀杀的事情我凭着一腔热血还能勉强应付,但是玩阴谋诡计我是真的没胆子去做。

    入睡之前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既然你们计划都已经成功了,那为什么当初还要让我进入南唐地宫之中?”

    问完许久没有传来声音,山谷里仍是那样安静,偶尔几声虫鸣响起,却显得山谷更加寂寥。本以为这个问题我不会知道答案,正准备睡去,一侧却突然传来老爸的声音,只有四个字。

    为了家族。

    刚听到这四个字,我不由笑了笑,因为我不由联想到大学时期玩wow中的一句话,为了部落!可紧接着我心里却传来一阵绞痛,可不是吗,这句话和游戏里那句最根本的意思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游戏里喊出一句为了部落有的只是满腔热血,而老爸说出这句话,却是满腔的愤慨。

    我脑袋里一片混乱,各种回忆夹杂在一起,不停的在我脑海中放映,最后我脑后一痛,所有画面顿时破碎。我揉着后脑勺,转头看了看,发现是阿峰梦游,躺在那踢脚,也全靠阿峰这一脚,我终于是睡着了。

    一大早,我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在动,拍了拍,睁眼一看发现是一只蚱蜢,看了看时间,正是朝阳初升的时刻,远处两山之间,一线红色浮现,接着红色中间亮起一处金黄,金色的太阳渐渐冒出了头,阳光驱散了晚上的寒冷与潮湿,身上开始暖和起来,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万里无云,看来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不多时太阳已经完全露了出来,又是新的一天。

    收拾了行李,踏灭了篝火,我们继续赶路,一路上我们很少说话,各有心事,只有阿峰仍是没心没肺,也许是因为他本就不是唐家的人,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经历而已。

    “唐大叔,你看看这石头是不是夜明珠?”阿峰手里拿着一颗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扣下来的珠子问道。

    老爸接过珠子看了看又掂了掂,道:“鱼眼石,只不过这么大个的也少见,你要想出手找我二弟,他路子多。”

    说完,二叔接过鱼眼石直接放进了自己的兜里,然后看着一脸紧张的阿峰道:“有个买主喜欢这东西,放心,能给你换一辆乔治巴顿,这车适合你开。”

    阿峰着急道:“别!您还是折现,我对豪车不怎么感冒。”

    “没豪车怎么泡美女!凭你这一身腱子肉啊!”

    “我不喜欢美女!”

    “难道你喜欢美男!怪不得你总和小花走这么近!”

    “大叔,我觉得你思想有问题!我存钱买房子投资行不行!”

    “房价要跌了,到时候亏得你血本无归!”

    ・・・・・・

    路上终于多了几分人气。

    第二天,我们走出了石谷,村子仍和我们来时一样,数天的时间对于拥有数百年历史的村子而言,并不能荡起一丝涟漪。

    村子里楚家的后备部队已经被爷爷撤走,二叔的人马在当天晚上驻进了村子。

    夜里,二叔将我和心雨叫到房间,他拿出了两本护照,道:“本早该交给你们,钱我也已经转到小花账户了。”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这才发现有一条95588的短信,点开一看,好家伙,1000万。

    “有部分是你爷爷给的,剩下的我给你补上,亏你也不能亏我闺女。”

    听二叔说完,我有些紧张道:“二叔,你实话跟我说,她真不是你私生女吧。”

    二叔给了我一拳,“老子还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你不准欺负她!”

    我松了一口气,开心的笑了笑,接着心雨红着脸又给了我一拳。

    “爸,你们自己真的没问题吗?要不我还是留下来帮你吧。”

    “没什么问题的,况且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所以你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出去散散心,顺便在那边给我选一套养老的房子,听说那里风景很美。”

    二叔拿出了两张机票,“明天下午的飞机,我会派人送你们去机场,要回重庆中转。”

    “你们不回重庆?”我好奇道,毕竟那里是二叔他的大本营。

    “不了,接下来的计划有你爷爷便足够,我会一直待在村子里,直到计划成功,你爸会带阿峰一起回乌镇,你爸想回家陪陪你妈了。”

    说完,我们之间默然无语,最后二叔挥了挥手把我们赶出了房门。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被人喊醒,打开门发现是二叔的手下来接我们去机场。

    走的时候,二叔只和我们道了一声保重。老爸和阿峰是上午的飞机,登机的时候老爸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模样,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放心,他会照顾好老妈。

    阿峰在登机口笑得没心没肺,做了个手势,告诉我以后电话联系。

    看着他们乘坐的航班起飞,我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失落,心雨挽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到机场的餐厅,点了几样云南小菜,我尝了尝,还没我自己做的好吃,不过看着心雨举着筷子大感兴趣的样子,我心里也不禁轻松了许多。终于都完了啊,我也可以开始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下午我们登上了前往重庆的飞机,再经过北京中转之后,又飞了20多个小时,终于是达到了日内瓦。

    在日内瓦休息了一天,心雨问我接下来去哪,我想了想,道:“二叔不是要买一座房子养老吗,我们去施皮兹看看吧,以前在网上看到那里很美。”

    心雨点点头,问我还记得以前说的话吗?我笑着点点头,心雨俏皮道:“那我以后就只管吃睡玩了。”

    瑞士也不大,乘火车一天的时间就达到了施皮兹。深蓝的湖泊,还有那静静伫立在湖畔的古堡和教堂,在远处阿尔卑斯山的衬托之下显得宁静又安详,仿佛童话故事里的小镇在这里和现实交接。心雨也被这副美景而迷得陶醉。

    买房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按照瑞士法郎和人民币的汇率,二叔给我的也不过是不到200万瑞士法郎,在湖边买下一座临湖别墅还差点钱,我将这段时间获得的钱全部拿出才勉强补上,可是以后怎么办?难不成我们还得去打工,最后心雨将一张卡交给我,说是二叔怕我欺负她,于是又私下给了她一些钱。

    日升日落,云卷云舒,这就是我们每天的生活,小镇里的居民很是热情好客,而且当知道我们是中国人之后就更加热情了。我带着心雨走遍了瑞士每处地方,连法国也去了两次,不过最后我们发现,最喜欢的地方还是这处童话小镇。

    3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关注国内的情况,楚家在我们到施皮兹的第二年发生了聚变,整个楚家分崩离析,旗下控制的公司也被爷爷派人暗中收购,整个楚家已经算是名存实亡。

    前段时间二叔抽空来了施皮兹一趟,看着童话般的施皮兹和我们布置得十分温馨舒适的家,他眼冒绿光,问我们想不想回国,我和心雨同时拒绝了他。

    “唉!我说你们两个兔崽子,我给钱买的房子,怎么最后就变成你们的婚房了!”

    “这房子我和心雨可是布置了许久,况且你和爷爷暗中接收了楚家这么多财富,还缺这点钱吗?如果你真想来,我到时候给你腾一间房间出来。”

    而出撇了我一眼,“那你们以后准备怎么办?总不能这样待一辈子吧,你们真不想回国了?”

    我看了看心雨,仍是摇了摇头,二叔道:“那好,你爷爷整合了楚家的公司,准备将一些业务开展到海外,唐家也只有你这一根独苗,到时候你们在瑞士注册一家公司,我会派点管理人员过来,平时你就多注意一下公司里的事。”

    我点点头,这几年花得钱不少,总得自己赚点吧。

    临走的时候我对二叔道:“那个二叔。”

    二叔疑惑的看向我,“还有什么事?”

    “年底我准备和心雨在这里举办婚礼,你们到时候记得来。”

    二叔愣了愣,“我还在纳闷你们怎么一点计划都没有,原来都准备好了。”

    我尴尬笑了笑,其实来到这里的第一年,我和心雨就已经在湖畔的古堡和教堂中,在牧师和全镇居民的祝福中举办了一次婚礼。

    …………

    杭州一处西湖边的别墅,从外边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懂行的人知道,这处别墅是一处建于民国时期的历史保护建筑,底价都是5亿。

    别墅二层一处房间,里面是书房,两侧的书柜中放着许多古籍,偌大的书桌后坐着一个古稀的老人,他的身边正站着一位中年人。

    “老爷,唐楚两家之争最后是唐家取得胜利,当然这也有我们的干预在内,最后经过观察值得培养的有这几个人,请您过目。”

    说完,中年人将一分档案交给老人,老人挥了挥手,缓缓道:“我相信你的眼光,按照老规矩办吧。”

    中年人似乎早就料到老人会如此说,他将档案放在了书桌上,缓步退下。房间又重归于静,风从窗中穿室而过,带起档案的封面,隐约可见首页印着三个红色的名字。

    楚河、唐心雨、唐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