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书百阁 > 武侠仙侠小说 > 溯源乱古最新章节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第四百九十三章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3 18:00:43
    宁凡降服过的仆从不少,基本都是恶棍。散魔大头、黑运乌老八、烛弓弓灵…如今,又多了这么一个猪脸盒灵。

    对付恶棍,他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无非就是恩威并施。

    威,宁凡已经给猪脸盒灵展示了,至少表面上看,这猪脸盒灵已经被镇住了。

    恩,倒是不必急于一时,此刻首要任务,还是借助这猪脸盒灵的力量,除掉此地水鬼。

    现如今,猪脸既然表现得如此驯服,宁凡也就顺势收了手,并问道。

    “说吧,你有什么办法,对付此地水鬼?”声音仍带着若有若无的冷意,吓得猪脸一个激灵。

    他被宁凡一记指剑重创,几乎直接陨灭,此刻侥幸保得性命,对宁凡的惧怕,已经上升到空前。面对宁凡哪还敢有半点不恭,更生怕哪一句话说错,再次惹怒这个煞星,高度紧张之下,提心吊胆地答道,

    “主子有所不知,黄泉之水虽说可养阴魂,然而诞生于黄泉的鬼物,弱点极大。旁人不知其弱点,曾经身为黄泉水军的小人,却是深知!诱杀这些水鬼的办法,小人起码知道十种以上,不过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当然,如果主子只是想进入这处宫殿,而不是杀尽鬼物,则小人还有更省事的办法。其实…只消得小人使个小法术,并一声令下,则这些水鬼便会直接退去,不敢阻拦主子步伐的…”

    宁凡目光顿时一眯。

    一声令下,众多水鬼直接退去?还曾为黄泉水军?这猪脸从前什么来头…

    “此话当真?你真能办到此事?”

    “…小人怎敢欺骗主子!小人归墟前,管辖的便是黄泉九幽,对于这些水鬼了如指掌,对付起来自然不会有多难的!主子且将这宝盒平放于殿门外,而后稍稍退后,看小人如何吓退这些水鬼,替主子扫平前进的障碍!”

    猪脸信誓旦旦道,并一副急于立功证明自己的样子。

    他深知自己已经得罪了宁凡,此刻虽说宁凡暂时放过了他,但这并不保险,难保日后宁凡不会秋后算账。唯有立功弥补一二,才能让猪脸有几分安全感,此刻为求自保,当真是恨不能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帮助宁凡。

    “若你真有此能,我倒要拭目以待了。”

    宁凡沉默少许,最终依言而行,朝着宫殿一步步靠近,待距离殿门十步后,宁凡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将手中玉盒放置在地上,而后稍稍退后。

    见宁凡已经退出足够距离,猪脸才深吸了一口气,忽得化作一道青光,从玉盒之中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幻化成一个膀阔腰圆的野猪精。

    这野猪精黑脸短毛,双耳大如蒲扇,偏偏穿了一身极为风骚的大红喜服,戴黑帽,帽子两边插着金叶子,俨然就是个新郎官的打扮。

    倘若这新郎服穿在宁凡身上,也许还有几分风流潇洒的感觉,但穿在一头猪精身上,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这猪精身上的穿戴更是俗气至极。腰缠金腰带,颈上挂着一圈明晃晃的黄金佛珠,整整二十粒佛珠,全部都有鹅蛋大小。每根手指上,都带着珠光宝气的扳指,镶满各色宝石。咧嘴一笑,呵,居然还是一嘴的金牙…

    略俗…

    宁凡微微无语。这货只看穿戴,就知道也是个极品,看来跟大头、乌老八、烛弓弓灵是一类…

    “小人朱二,参见主子!”野猪精朝宁凡一拜,头不敢抬太高,大气也不敢乱出,显然是在惧怕宁凡。

    “朱二是你的本名?”

    “对对对,我就叫朱二,行不更名坐不更姓!”朱二眼神有点发虚,却还是硬着嘴皮说道。

    宁凡哪里看不出,这个猪精是在撒谎,朱二定然是化名,但也懒得追问太多。对于猪精的真名,他并不感兴趣,只淡淡命令道。

    “那么,你可以开始驱散此地水鬼了。”

    “呃,那个,那个…主子可不可以先驱散小人体内的剑气啊。可怕!主子的神通真是太可怕了!仅仅是残留在小人体内的少许剑气,便是小人倾尽全力也无法抗衡的。有这剑气干扰,小人灵体无法修复啊。那个,那个…小人有把握一声令下喝退这些水鬼,但却是有一个前提,需要施展某种秘术,若是灵体有损,秘术的成功率不大啊…主子您看…”

    朱二支支吾吾的恳求道,并可怜兮兮地揉了揉自己的猪腰。

    因为宁凡之前的一记指剑重创,使得朱二灵体的上下身连接处,几乎拦腰断成两截,已只剩极少的一丝还连在一起。

    说起来,这朱二本事倒是不小,伤口处居然还能自行修复,这可不是其他器灵能够做到的事情。但因为宁凡残留在其体内的剑气横行肆虐,使得这一修复毫无建树,刚修复一些,又会被剑气破坏,断断续续,无休无止…

    除非宁凡将残留在其体内的剑气收走,朱二才有办法恢复灵体的完整,此刻求的便是这事。

    宁凡没有多言,只轻描淡写的朝猪精体内隔空一摄,顿时从中摄出丝丝缕缕的蒙白剑气。

    猪精大喜,体内剑气一清空,他顿时运转神通,灵体断裂处很快就在滋滋声中恢复如初了。

    “哈哈哈,二爷爷我复原啦!”

    猪精一高兴,便想得意忘形吼一嗓子,话到嘴边发觉不对,现在不比从前了,在新主子面前,还是收敛些骄纵为妙。于是乎,吼到一半的话一拐弯,改成了,“哦呵呵,我朱小二复原啦,终于能以全盛状态为主子立功劳啦!”

    宁凡嘴角不由得一抽。

    假,太假了…这种虚伪,这种一本正经说胡话的本事,简直和乌老八有得一拼。看来这朱二也不是真傻,只是骄纵惯了而已,若是遇到不可战胜的敌人,绝对能屈能伸…

    “现在可以施法驱赶此地水鬼了吗?若我没有看错,你的灵体似乎不能离开这宝盒太久…”

    “嘶,主子好眼力,竟一眼看出了此事!放眼小人一生所遇修士,主子眼力当属第一啊!”朱二故作震惊状,一个马屁拍了过来。

    “…看穿这些,需要多高的眼力么?废话少说些,快办正事!”宁凡无语道。

    “是!”

    朱二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内心则暗暗纳闷。

    是不是他许多年没拍马屁了,手艺生疏了?否则为何他的马屁,竟无法打动宁凡半分…

    看来真的是当大爷当惯了,再当回小弟,有些不适应了…哎,看来得找机会重新练练这门手艺了。

    心知宁凡在赶时间,朱二自然不敢再多浪费时间了,双手掐了个指诀,口中吭哧吭哧地念起口诀,继而海底死寂的海水,忽然有了涌动,有了…水波!

    那水波初时极缓,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加急,最终那水波之强,竟晃动得宁凡有些站立不稳了。

    朱二却在那水波晃动中,始终稳若泰山,岿然不动,只口中念念有词,不断施着法术。他乃是器灵之体,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修为气息,然而此刻所表现的能力,却让宁凡有些不敢小觑了。

    海浪之中,渐渐有了青色毫光出现,在昏黄阴暗的海底,这毫光显得分外耀眼,如同夜空上的星辰。

    那毫光初时极微,某一个瞬间,忽然青光大作,横扫此地,并于青光之中,现出一个瓜果陈列的香案来。

    朱二朝着香案拜了三拜,口中念着‘三清护佑’‘弟子恭请诸圣降临’之类的话语。

    闻言,宁凡第一反应是朱二在施展请神术一类的法术,在请强者化身降临。且听那言语,所请的,居然和圣字沾边,莫非竟是在请圣人不成!

    这可能么?

    在幻梦界这种虚幻之地,请来传说中的圣人降临?

    若真有圣人降临,会如何…

    又或者,请诸圣只是一个口号,一句口诀,仅此而已…

    宁凡不知朱二的具体来历,但以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这朱二起码也是真界的强者,甚至看守过真正的黄泉九幽。

    这样的朱二,此刻全神贯注施展着的法术,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效果!

    此地…可会出现什么大变故!

    嘭!

    就在宁凡神经绷紧之时,朱二周围的青光,居然爆炸了。

    爆炸之后,原本的香案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被青光炸地颇为狼狈的朱二…

    “不可能,不可能啊!难道是我技艺生疏了,居然会施法失败!”朱二揉了揉头上炸得冒烟的鬃毛,满脸不可置信。

    宁凡又一次无语了。难为他居然真以为会有圣人降临,如此如临大敌,结果,朱二就给他搞了这么一个爆炸出来…

    “你究竟行不行?若是做不到驱散此地水鬼,便直说!”宁凡不耐道。

    “呃,这只是一个小小失误,主子放心,下一次一定成功,一定!”

    一炷香之后…

    轰!爆炸!

    一个时辰后…

    轰!轰!炸来炸去!

    两个时辰后…

    三个时辰后…

    朱二已经接连施法失败了数十次,整个灵体被炸得,都传出了一丝焦熟的味道。

    宁凡叹了叹,他感觉一次次给朱二尝试机会的自己,有点傻…

    若非宁凡能看出朱二极为认真的施法态度,几乎要以为朱二是故意找茬,故意施法失败的。

    “你究竟行不行…”宁凡沉默许久,说道。

    “主子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一定可以的!”朱二提心吊胆地说道。

    “实在不行,用其他的办法杀光这里的水鬼也行!你这种方法,并没有给我节省多少时间。”

    “真的最后一次,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吧,好主子,我的好主子…”

    “…最后一次。”

    “是,最后一次!小人已经有点明白为什么会施法失败了,不是我自身的原因,而是天地改变的缘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朱二再次召出香案,再一次使得此地青光大作。

    那青光强度不断攀升,渐渐地,已快要超出此地海水可以承受的临界点。一旦超过,则会再度爆炸!

    但这一次,朱二在那青光强度攀升到极限后,忽然有了改变,指诀一变之下,此地青光忽然开始收缩,开始凝聚,并一点点凝成一个无比巨大的青色光环!

    那光环不断透出令人心悸的威压,并旋即,从那光环之中一步走出一位笼在青光中你的老者身形,背对着朱二与宁凡,面朝一幽宫的方向负手而立。

    那巨大青环,分明就是圣人才能拥有的圣人环!

    那老者,赫然拥有者圣人级别的恐怖威压,仿佛只需一念,便可毁灭整个幻梦界,所说出的话语,更是让宁凡神色一变!

    “老夫奉天意来此,行灭界之事!阻挡者,杀无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语,这猖狂无比的笑声,似是对宫殿中的鬼物所说,又似乎…是对宁凡所说!那笑声所带着的庞大威压,在宁凡耳边回荡不绝,好似天地之声回响!且每回响一次,都会给宁凡识海带来几欲碎裂的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