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书百阁 > 都市生活小说 > 我有一把猪头锁最新章节 > 第60章 傀儡操纵者

第60章 傀儡操纵者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0:54
    天下女人那么多,为何锗老会偏偏挑到她?

    注意到锗老依旧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吴恒忽地惊起一身冷汗,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巧合!

    应该是锗老先前已经彻彻底底地调查了自己的过往经历,知晓自己和左新柔在近期有过交集,而正好左新柔的父亲又是锗老的忘年之交,这才将左新柔介绍给自己。

    似乎锗老很想把自己绑在他的战车上。难道未来的自己真的有这么重要?值得科盟十二元老之一的锗老这般拉拢?这反倒让吴恒有些自我怀疑了。

    “吴先生觉得这桩姻缘如何?”锗老依旧自信地微笑着。

    “我……我家有很严苛的家规,不允许我在20岁前谈恋爱。”吴恒随意胡扯了一个理由用来应付锗老。而吴恒会这样做倒也不是由于他反感这门亲事,而是因为他从小就不习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更不喜欢被旁人规划自己的人生。而且吴恒相信左新柔若遇到当前的情况也一定会做出同样决定。别问吴恒为什么会知道,问就是心有灵犀!

    “哦?这种特别的家规老爷子我还是头一回听说。”锗老的笑容还是如刚才一般温和,像是相信了吴恒的说辞,“没关系,再多等个两年也行,正好小柔现在的年龄也还小。”

    吴恒悄悄吐了一口气,总算是暂时把锗老糊弄过去了。

    “看时间也不早了,如果吴先生没有什么别的问题,我就准备安排专车送吴先生回去喽。”锗老似乎很是愉悦,就像是谈成了一笔大生意的商人。

    “其实……在收到您的邀请以后,一直都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吴恒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向锗老求证道。

    “吴先生但说无妨。”

    “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选择我。如今这世上觉醒特殊能力的人应该也不止我一人,相信以锗老您的本事和影响力,想找到一个更加合适的人选绝不是什么难事吧。”吴恒还是想不通,为何锗老会对自己如此地重视,甚至都不惜把左新柔“卖”给了自己。

    锗老在听到吴恒的问题后,不禁失笑道:“你说得不对,要找到一个比你更合适人是件比登天还要困难的事情,因为――你就是最适合的那个人啊。”

    见吴恒仍旧一脸的迷茫,锗老又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照片,轻轻摆放在吴恒的面前,“应该是她让你产生了觉醒者已经多得满街跑了的错觉吧。”

    吴恒伸头瞟了一眼锗老拿出的照片,但只是一眼,便是万年。

    在这一瞬间,吴恒忘记了如何呼吸,也再无法将目光挪开一分,同时,一个如海啸般狂暴的念头汹涌地冲击着吴恒的天灵盖:这个长得已经违背了自然法则的丑逼是谁?!

    “看来你果然还记得她!”锗老见吴恒丢了魂儿似的直勾勾地盯着照片,露出了一个不出所料的表情。

    记得个狗蛋儿啊!吴恒敢发誓,自己这辈子,上辈子,上上辈子都绝对没有见过这么丑的人!开玩笑,别人出场都是自带bgm,这家伙倒好,出场自带个微电影啊。配个搞笑谐星在身边,那是喜剧片;布置个车祸现场在周围,便是悲剧片;半夜拉去阴森坟场,那就是恐怖片;如果要把传说中的地精矮人牛头人抓来几个,今年全球的最佳魔幻片已经稳了!

    咦?等等,为什么照片里掉在地上的这个面具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我靠!不是吧!

    “没错,她便是你昨夜遇到的另外一位觉醒者。”锗老含笑言道。

    吴恒忽然觉得好生庆幸,看来这位大哥昨天还是留了一手啊。因为若他真要施展起全力,只需要把脸上的面具轻轻一揭,憨憨的斯毕格必定是一个火球都砸不出来就已经被活生生地吓死在了原地,那后面还有自己什么事儿?

    不过,吐槽归吐槽,但照片中的这位颜值负数的仁兄身体状况似乎不太妙啊,只见他面色惨白,双目紧闭,像是陷入了深度昏迷。这让吴恒不由得想起了那道横亘在他胸腹间的骇人伤口。

    也许是看出了吴恒的担忧,锗老继续说道:“其实,这并不是她真正的模样,更准确地说,这具躯体并不是她的真身。而是――她的能力。”

    “能力?竟然还有这样的觉醒能力!”这时,吴恒忽然想起了面具男人冲自己说过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你和我不一样,你的命只有一条。

    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她拥有的觉醒能力是制造傀儡和操纵傀儡。而且她创造出来的每一个傀儡都会随机诞生出一种超越普通人类的力量,就比如你昨晚见到的火焰力量。”

    吴恒暗自惊叹,这个能力真是太可怕。不难想象在不久的将来,那位背后的操纵者率领着千千万万的傀儡征战沙场的壮观场景。

    “只是,这能力有一个很大的限制,那就是觉醒者无法同时控制两个及以上的傀儡。”锗老好像每次都能读懂吴恒的想法,恰到好处地解释道。

    这让吴恒不由得想起了漠河曾经提到过的一件事情,不管看上去多么bug的能力,哪怕是荣耀九星弑虚师拥有的力量,都总是会存在一个“天花板”一样的上限。就像是舞台剧中的“第四堵墙”,无论剧中的人物如何超凡入圣,翻云覆雨,都无法打破和观众之间的那堵无形的墙。而这堵“不存在”的墙更像是一种规则,一种禁止剧里的人物向外看的规则。

    那剧外究竟是什么?是虚灵?不,虚灵应该也是剧中者,因为无论是地狱之门里的规则还是彼岸与现世的隔绝,都是针对虚灵的一种限制。

    不知为何,此时吴恒的脑海中骤然浮现出了那座石碑,那座深埋在历史的尘埃里,被自己和老师亲手解封的神秘石碑……

    “吴先生,吴先生?”

    “哦,抱歉,锗老,刚才不小心走神了。”当吴恒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时,发现锗老正细细地观察着自己,脸上闪亮的表情像是在说:难得又遇到一个可以睁着眼睛睡觉的奇人,不愧是吾辈中人啊!

    “咳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吴恒索性不解释了,“锗老,您刚才介绍的这位觉醒者虽然同时只能操控一只傀儡,但我觉得他的能力依然相当地不错啊。

    比如有一天他创造出了一只强大的傀儡,那战力必定不容小觑,并且还悍不畏死,即便是死也能有重来的机会。我认为他的觉醒能力在各方面都是胜过我的,所以,我……”

    “所以你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选择你是吧?”锗老习惯性地捋了捋嘴角的胡须,“其实,我选择你,是因为只有你没有组织,没有背景,才可以选啊。”

    啥?吴恒的心瞬间凉了半截。虽然嘴上说着不如别人,但吴恒心里还是很诚实地期待着从锗老口中说出一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优势和竞争力。可万万没想到……

    “哈哈,跟你开个玩笑。”见吴恒一脸便秘的表情,锗老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我选择你,是因为你是成功解决了地狱之门的第一人,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人!”

    “仅此而已?”

    “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充分?”锗老反问道。

    “呃……”吴恒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确实优秀得难以反驳了。

    “不过我最先提到的那个理由虽然不是根本原因,但也确实是事实。你是我发现的唯一一个没有背景组织的觉醒者。”

    吴恒的确也记得昨天的面具男人有说过自己是“漏网之鱼”,看来这个世界背后果真存在着一张看不见的天罗地网,“那……这些觉醒者的组织叫什么名字?”

    锗老顿时沉默了,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好似在犹豫是否要告诉给吴恒。

    良久之后,锗老还是微微咧开了嘴唇,从口中轻轻吐出了一个令吴恒感到分外熟悉和亲切的名字:

    “绝世――之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