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0:55
    左隐回头一看,发现墙上的铁圈向左边歪了一点。左隐抓住木棍,顺着铁圈歪的方向用力扳了一下。铁圈歪得更多了,同时一阵更大的声音从地下传来。左隐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有块石板往墙里缩进去了一些,地板上露出了一个方形的口子。

    左隐看了看墙上的铁圈,又看了看地板上的口子。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左隐又用力扳了一下木棍,果然地板上的口子开得更大了。这时,因为左隐的手被绑住,木棍不能再往上扳。左隐就把肩膀放到木棍下面去往上顶,一直顶到木棍打横的位置,便再也顶不动了。

    地板上的口子已经打开到两个人身的宽度,左隐跳下桌子,一蹦一蹦地小步跳过去,发现地板下面竟然有一排楼梯。顿时,左隐的好奇心大起,他把脚伸了下去,然后坐在楼梯上,再用膝部的弯曲动作使身体在楼梯上一级一级地往下移动。

    楼梯下面是一间地下室,两边墙壁的上面各有几个方形的小孔让外面的光线透进来。地下室里空荡荡的,连件像样的摆设都没有。泥地上铺着一层石米,靠近墙边的地方因为潮湿而长满了绿苔。

    过了一阵,左隐的眼睛适应了这里阴暗的环境,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的东西。在地下室另一头的地上,铺了一些稻草,好像还有一堆衣服。左隐不禁有点失望,这里的东西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

    他转过身来,准备上去时,突然在墙壁上发现了围棋的图案。凡是爱下围棋的人,总是对一些格子和圆圈的图案特别敏感。他靠近墙壁去仔细看,发现那些图案一点都不像普通的围棋图案。虽然跟棋谱上的图案一样都是格子和黑白圆圈,却几乎没看到有围棋中常见的棋形,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左隐看了好一阵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他顺着图案一路看过去,这才发现四周的墙壁上都刻满了这种图案,还有一些奇怪的完全看不懂的文字。

    这时,左隐的肚子又发出了一阵咕咕声,让他感觉更加饿了,他得爬上去想办法把米缸里的玉米棒弄出来充饥才行。

    左隐小心地在楼梯上一级一级地往上蹦,有两次差点没站稳要掉下楼梯去。好不容易爬了上去,左隐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歇了一会。他看到地板上的口子正在米缸的旁边,如果把米缸推下楼梯的话,一定可以把米缸摔破。不但可以吃到玉米,还可以用米缸的碎片来割断身上的绳索。一想到这,左隐就兴奋起来。

    他一骨碌地爬起来,跳到米缸旁边,把脚抵住墙壁,用身子去顶住米缸,然后使劲用力。米缸实在太重了,只能一点一点地移动。左隐感觉到精疲力尽的时候,终于把米缸推到了楼梯边上。左隐咬咬牙,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把米缸推下了楼梯。

    随着一阵咚咚咚的声音,米缸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却并没有撞破,它继续在地板上滚,一直撞到墙壁才停了下来。左隐赶紧爬下去看,米缸并没有丝毫破损,不过还好,米缸里的玉米棒子都被抖了出来,一共有四根。

    左隐顾不上那么多,就跳过去,然后趴在地上啃起玉米来。啃了半根,感觉喉咙里被噎住了。他一咳嗽,就从嘴里喷出来好多玉米渣子。这样吃法可不行,恐怕玉米还没吃完,噎都噎死了。

    左隐先把一根玉米用下巴夹在脖子上,然后又用嘴巴咬了另一根,这才又一步步蹦着从楼梯爬上地面去。他跳到茶缸边,用下巴稳住茶缸,使茶缸倾斜,往碗里倒了半碗水,再慢慢把茶缸放平。然后用嘴叼着碗沿,仰起头让水流进口里。

    左隐趴到地上,把两根玉米都啃完了,喝了半碗水,这才舒服多了。

    左隐盯着茶缸,心想米缸摔不破,把这茶缸从楼梯上推下去,总能摔破了。左隐一看茶缸里的水不多了,便把水都倒到了碗里,然后用脚把茶缸蹬到楼梯边推了下去。左隐满怀希望能听到啪的一声,结果咚咚咚地响了之后,就没了动静,看来茶缸也只是滚了下去并没被撞破。

    左隐心里好沮丧,他看着窗外的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还是没有一个人到屋子里来。这天晚上,他就睡在地上。半夜里,地板很凉,他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不断地做梦,好不容易捱到天亮,肚子又饿了。

    他先到碗边喝了口水,想起玉米还在地下室。只好又蹦到地下室里,把剩下的两根玉米都弄了上来,就着碗里的水,把玉米都吃完了。他看着那只碗,想着要是把碗扔到楼梯下,应该能摔碎了。可惜天不遂人愿,楼梯太矮,泥地太软,碗也没摔碎。

    砸总能砸碎吧?左隐把碗弄到楼梯边,然后想把茶缸弄到楼梯上从高处掉下来砸到碗上。可茶缸滑溜溜地,他的手脚又被绑住,结果怎么也弄不上去。昨天要是早想到这个办法,先把碗扔下去,再用茶缸砸下去就好了。左隐心里懊悔,想起蒯逸琪他们一定是行动失败了才没派人来救他。但抓他过来的那两个人也没来,左隐越想越怕,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在屋里使劲地大叫,叫了大半天,也没人回应。屋外静悄悄地,仿佛彻底与世隔绝了。

    他用身体去撞门,用头去撞窗户,除了让身体生疼之外,什么效果也没有。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害怕,左隐便爬下地下室去看墙壁上的那些图案,他甚至想或许能从这些图案中找出求生之道。

    左隐一边盯着一边思考,慢慢地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看出什么门道了吗?”

    “我用了很多种方法去解开这些图案,好像都不行!”左隐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

    “这些图案看起来跟河图洛书上的更像,我觉得围棋跟河洛应该是同出一源的两个分支。可是我用河图洛书上的方法也解不开这些图案的含义,没有文字的解释,这就很难。”

    “这里有文字,可是我看不懂。”

    “不止你看不懂,我把它拓下来拿给那些有学问的大儒们去看,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文字。”

    “它们真的很奇妙!引人入胜!”

    “我也觉得是,自从无意中发现这个地下室,我已经对这些图案和文字研究快两年了!可是一直都没什么突破。”

    “啊?!两年?”左隐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看。只见楼梯上站了一个少年,长着一张熟悉的脸,“你是。。。崔潮?”

    “是我!你又是怎么发现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