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书百阁 > 科幻灵异小说 > 夜半鬼叫门最新章节 > 第七章 香尸

第七章 香尸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4 15:00:36
    却说我们三人为了追寻那只奇怪黑猫的下落,进入了一间地下密室之中。看过里面书籍的记载这才知道原来这间密室是由一个专门修炼邪术的术士所建,其目地是为了在此炼制强尸害人。

    密室之中突然传来猫的叫声差一点就把我吓的尿了裤子,不光是我,我看到就连陈一飞的脸色也变的非常的惨白,只有秦尧还算冷静,他说道:“这石室之中肯定还有密室,快找找看有没有机关之类。”我二话没说直接就奔着石桌走了过去,按我看武侠的经验,一般打开密室的开关都是动不了的石碗或是石椅之类,只要转动一下就可以开启机关。

    要说这瞎猫还真的能碰上死耗子,我还就真懵对了,在石桌之上有一个石碗是拿不起来的!我试了试,往左转动了一下,就听到嘎吱!一声,然后就是轰隆隆!轰隆隆!一阵巨响。靠我们右边的墙壁居然慢慢的移动开了!陈一飞有些奇怪,他可能不明白为什么我一下就可以找到密室入口的开关,就问道:“李晨,我说你怎么一下子就找到机关了?这密室不会是你建的吧?”

    我说道:“陈哥你可别开玩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陈一飞说道:“那你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找到密室的开关呢。”我有些被问的不好意思:“我上学的时候,多半都是在看的,这只不过是按中的情节来做,你别说,还真懵对了。”

    陈一飞笑了笑没有在说什么。等那道石墙慢慢的移开后,果然我们在显露出来的密室中看到了棺材,在棺材边上还有一具尸体,那尸体没有完全腐败只是看起来全身有些发黑,肌肉以经脱水了,不过还没有完全变成干尸。尸体的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黑色道袍,奇怪的是那尸体的一条腿上还有以经干枯的肌肉,而另一条腿却是以经变成了白骨了,我想这人应该就是那个自称是狗公真人的人了,如果猜的没错的话他肯定是在喂养强尸的时候自食其果,被强尸给咬死了,那条变成白骨的腿肯定是被抓伤陈东的那只黑猫给啃的。

    就在这时一团黑影闪电般从密室中窜出,直奔我们而来。秦尧喊道:“不好是那黑猫,咱们身上的香油早就干了,这黑猫可以看到我们了!大家小心啊!”说话间那黑猫以经过来了,它把我当成了它第一个目标,向我的面门疾扑过来!

    陈一飞也急呼道:“李晨小心,千万别让它抓伤了。”我看那猫来的很快,也顾不上回话了,就地一滚就闪出去五六米远,躲开了黑猫凌空的一抓。黑猫一下扑空落在墙壁上,四只猫爪如同死钩一般紧紧抠住石壁,一时间抓的石壁嘎嘎直响,听的人很不舒服,有点累似于用手指甲挠玻璃般的声音。

    喵!这猫看到一击未中,发出一声狞叫,随即它又向陈一飞扑了过去,陈一飞的身手相当的灵活,只见一个转身闪到一边,黑猫又扑了一空。那黑猫见到连着两下都没扑中,好像有些急了,猛的狂吼一声向秦尧扑了过去,这一下又快又猛,秦尧根本就没有时间在躲。

    只见他向后一仰,右腿对着那黑猫的背部就狠狠的踢了过去,动作有点像足球队员用倒钩进球一样。那猫好像也感觉到了危险,在半空中的时候全身的毛就立了起来,呼的一下转过身双爪对着秦尧踢过来的脚就是一顿狂抓。

    嗤!嗤!砰!那猫在秦尧的脚上抓了两下,秦尧也一脚踢中了它。就在那黑猫落地的一刹那,秦尧眼急手快一个翻身过去,从石壁边上顺手抄起一个瓷罐子顺手就照着黑猫搂头扣下。也是该着这黑猫倒霉,正好被秦尧一下子就扣到了瓷罐子当中。里面顿时传来了一阵猫爪抓挠瓷罐和吱喳怪叫的声音。

    我忙跑过去问道:“老秦,你不会被那黑猫抓中了吧?”秦尧活动了一下脚说道:“不疼,好像没被抓破。”我和陈一飞忙低下头查看秦尧的脚,秦尧也把鞋子脱了下来,他穿的是军勾皮鞋,那坚硬厚厚的鞋底子都被猫爪子给挠开了。要说这秦尧命是真够大的,那黑猫就连他的祙子都给抓破了,但他脚上的皮肉一点都没伤到。

    看到秦尧没事我们这才舒了一口气,现在总算是大功告成了,真的不想在这个古墓之中多留片刻。缓了一会,我们就要带着黑猫离开,这时就听到砰!的一声。密室中间那口棺材的棺材盖猛的就飞了起来,直撞到石壁的顶部才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怎么回事?难道狗公真人所养的那具僵尸出来了!我心里大吃一惊,暗叫不好。秦尧与陈一飞二人看到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是一惊。这时就见从棺材中缓缓的直立起一具女尸!这女尸有大约一米六四的样子,肢体匀称,体态修长,身着朝服上有正龙、行龙、飞凤、祥云等图案。脚穿藏蓝色朝靴,脖颈上一条薄若蝉翼的丝巾上绣有牡丹、菊花等图案。脸上和手上的肌肉非常的光滑细腻,而且脸上居然还有血色,甚至比起活人的脸色还要好上很多。

    怎么这么漂亮?这哪还是死了近百年的女尸啊?分明不就是个仙女吗?难道这女尸以经修炼成仙了不成?按常理来说,人死后就算尸体保存的在好,时间长了也会收水干瘪,绝对不可能还可以像生人一般。就算是变成了尸魔旱魃,常年吸食人血,那也掩盖不住身上显现出来的漆黑的尸毒之色。

    这女尸直立起身体后,并没有直接攻击我们,只是站在棺中微微的摇晃,就好像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喝醉了酒,在微风之中轻轻摇曳一样。从石壁顶端射下的月光正好照在她的脸上,我这时清晰看到了这个女尸的面部。她虽然没有睁开眼晴,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她长的非常的清纯。只见她椭圆形瓜子脸上紧闭着一对杏目,在配上玲珑小巧的鼻子和樱桃小嘴,看的我居然有一些心动,我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这女尸好像非常的享受照下来的月光,她的小嘴微微颤动,就好像在努力的吸食一般。慢慢的她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她竟然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她这一声把我弄的立刻就心猿意马起来,甚至有想上前抱住她的冲动。

    这时她睁开了一对美目,轻轻的飘出了棺材,一头乌黑的长发缓缓的飘散开来,宛如天上的仙子一般。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对面的这个女尸是从她身后的那个棺材中出来的。如果不是处在这个特殊的环境,我绝对认为这是天下降下来的仙女。

    一股奇特、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虽然我知道这股香气一定对我们不利,还是止不住的嗅了一下。这时对面的那具女尸对着我们笑了起来,她笑的十分的抚媚,同时她还伸出右手对着我们三个勾了勾手指。

    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一笑倾城了,以前我见过的女子在她的面前实在是不能相比,面对她的召唤我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已,不由自主的向她走去。不过在我的浅意识里却有一个声音在不住的提醒我:“千万不要过去,千万不要过去!”不过不管我怎么抗拒,身体就好像跟本不由我控制一样,就连意识也在渐渐的模糊起来。

    这时我突然想了秦尧交过我的一个手印,现在也不管好使不好使了。我忙用大拇指用力掐无名指的指根,是靠中指一侧,剧痛立刻传来,脑中也明朗了许多,然后四指内合,成拳状,在结成此印后,即觉得全身毛孔紧闭,内发热提起,感觉就像形成了一个防护罩。

    身体现在虽然还是不能全部控制,但是头脑却清醒了许多,不在像刚才那样迷糊了。不知道秦尧与陈一飞现在怎么样,相屋这我斜着眼晴看了一眼陈一飞,他也和我刚才一样看起来迷迷糊糊的,看样子也被这女尸给媚住了。这女尸倒底用什么妖术,竟然可以迷惑人的心智?

    秦尧到是没什么事,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闭着眼晴站在原地,看样子他的定力比我俩强多了。眼见着陈一飞离那个女尸越来越近,我心中一阵阵焦急,大声的顺喊道:“陈哥,别过去啊!陈一飞,你听没听见?”陈一飞这时以经完全的被这女尸给迷住了,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声音。只见他的目光散乱,全身松软,一点一点的向那女尸挪了过去。

    我一看叫不住陈一飞,忙转身喊秦尧:“老秦,你干什么呢?”秦尧如老僧入定一样,一点不理会我这茬。这时陈一飞以经走到了那女尸的面前了!那女尸慢慢的张开又双臂向陈一飞拥了过去,不用猜也能知道,如果陈一飞被那女尸抱中,肯定就得被吸干了精血。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我的耳边突然传来撞钟般的声音:“心有菩提树,眼有明镜台。三世红尘苦,万物皆尘埃。”听到这洪亮悦耳的声音我猛的打了一个寒战,瞬间就恢复了心智,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缠绕在鼻子里的那一阵香气也随之淡化。不过对面的那具女尸还是向之前一样的迷人并没有产生什么变化,只是神情显的有些悲凉。

    陈一飞也如同我一样,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看到自已离那女尸这么近,吓的大叫一声飞退到我俩的身边。只见秦尧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向女尸一步一步的走去。看着秦尧的样子我的左眼一阵狂跳,我忙用阴阳眼望去,竟然发现秦尧的身后出现了一尊佛佗的图案!只见秦尧走到女尸的面前,一人一尸眼对眼对视起来。他们一动不动,就好像是两尊雕像一样。

    陈一飞想要上前查看究竟,我一把拉住他说道:“陈哥,别惊扰他们,秦尧现在可能是在降伏她。”其实我也不知道秦尧这时在干什么,估记可能正和这个女尸进行交流。过了一会只见女尸张开了双手,闭上眼晴微微的抬起了头。秦尧伸出结印的右手放在了女尸的头上。刹时,这具貌如天仙般的女尸慢慢的化成了一阵阵星火,消散在墓室中,就好像她跟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看到这突来的变故不由的有些吃惊,那女尸要是让秦尧降伏也就罢了,怎么就连尸身都没有了?于是上前问道:“秦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女尸怎么一下子就消失了。”秦尧说道:“我以经把她渡化,让她去投胎了。她其实是个苦命人,出生在一个穷苦的人家,虽然最后做了一个大官的小妾,还是没有逃过大官妻子的毒手。就算死了也没得安息被狗公真人下了符咒炼成了强尸。现在好了,她可以从新去投胎了。”

    陈一飞这时突然想到了那只黑猫,转身看去,还好那黑猫还在瓷罐子下面。陈一飞打死了黑猫,拎着猫尸连夜赶回医院,把猫的皮剥了下来包在了陈东手上的伤口上,还好他的创面没有超过猫皮的大小,我和秦尧也没走陪着陈一飞守了一夜。第二天打开猫皮后果然看到陈东的手臂完好如初,一点溃烂过的痕迹都没有,就连医生见了都大为惊叹。

    事后李梅和陈东也合好如初。回到学校后我还是像老样子,天天从复着同样的事情。其实这样也好,我实在不想在有什么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这一段时间我经历的太多了。这天下课后我一直在教室没有走,直到五点多我才慢吞吞的走到了食堂,端着饭碗看着桌子上的鱼香肉丝我却愣住了,也许周边的人看到我这个样子会认为我在思考着什么事情,其实我什么也没有想,脑子里一片的空白,我不知道前方还会有什么在等着我……